高法资讯连花瓶这种“财产”都汇报这么“配合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08-24 02:13

  来自外地的陈某在天津市一家酒店打工,由于酒店一直没有和她签订书面劳动合同,劳动仲裁院依法裁决酒店支付陈某双倍工资2万元。仲裁后,酒店没有起诉,裁决生效。陈某遂依法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。

  在执行通知书、报告财产令发出后,酒店通过邮寄申报表的方式书面报告了财产,包括48张桌子、48把椅子、58张床、48台电视机、49台空调、2台娃娃机、4个花瓶、沙发3组、电脑3台。财产申报表都快写不开了,然而就是账户没有钱。

  这么多酒店用品,且该酒店在某旅游网站上仍然有网络预订、支付和评论信息,执行法官断定酒店仍在经营,有稳定的客源和收入。但是,为什么酒店账户上会没有钱,收的房费到底去哪儿了?

  店长王某听说法官来了,也赶到现场。面对法官的现场询问,他一再强调酒店客人少、不挣钱,收入都不够交加盟费和水电费的。一副“拖欠工资”非我本意的样子。

  执行法官发现,酒店前台的微信支付宝收款二维码均是个人账户。经走访了解,该酒店虽然是网上预订,但房费大部分是客人到店现金支付或转入个人账户,给客人退保证金也用的是个人账户。一般在早晨8点半左右交班时,统一转给店长王某。

  人家一个外地来打工的,要你这几套桌椅干嘛?今天贵单位要是不能说明酒店的流水,法院就依法把你这前台的电脑和收银台查封了,这些东西也够两万了,今天你们家也别经营了。

  一听法院要来真格的,王某立即表示自己不是“老赖”,能不能缓几天,凑两万一起给陈某。执行法官遂将王某带回法院,与申请人陈某协商还款事宜。

  但是,鉴于酒店具有履行能力和一直以来“能拖就拖”的态度,2万元小额案件还得凑一个月,显然不符合正常逻辑。

  为了让申请人尽快拿到工资,本着强制执行的效率优先原则,法官主动做被执行人的工作,向其释明相关利害,尤其是后续有可能涉及的社保工伤等相关事宜。